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苍生可逆 第122章-醒来 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2:27:02

苍生可逆 第122章:醒来 上

“你就是你自己,你就是王桢,何必疑惑呢。眼前的一切,既然疑惑,打破便是了。”就当王桢越发的不知所措之时,那个怪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要説王桢自己一个人确实有些捉摸不定,这怪异的声音如同黑夜之中的一盏明灯为他指引着方向,坚定了王桢的信念“对,我就是王桢,王桢就是我。”説着,他来到铜镜的面前,看着铜镜之中那个男孩儿的身影,诡异的一笑,随后手中长刀劈出,目标正是那铜镜。

这铜镜并不像之前的那个男孩儿一样能够如同幻想一般躲避王桢的手中的长刀,只见长刀十分的锋利,横扫铜镜而过,留下了一个整整齐齐的切痕,同样,镜中的王桢的身形也随着铜镜的损坏而一分为二。

看到这样的情况,王桢似乎还不是很过瘾,看着那被他用长刀一分为二的铜镜,他又几步走上前去,向着地上的那一半铜镜疯狂的劈砍了十几刀,紧接着对于那还立着的半块铜镜如法炮制,直到这一整块铜镜被他分割成数不清的碎片之时,他那愤怒之气才有所收敛。

紧接着,王桢再次把目光投向对面的那个男孩儿,不能亲手将他斩于刀下,王桢的心情实在有些难安。

对上王桢那恶狠狠的目光,男孩儿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见他淡淡的一笑指着满地的铜镜碎片道“你看一看它们!”

闻言,王桢低头去看,只见那被他最开始一分为二,而后又分割成无数碎片的身影居然分化了,每一片铜镜的碎片之上都有一个完整的身影。这身影除了比之前铜镜完好时的那个身影缩xiǎo以外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此时的王桢对于镜中的那个身影似乎开始有些厌恶了,他恼羞成怒的走上前去,用自己的双脚不断的怒踩着地面上的铜镜碎片,似乎他想用这种方法令那个讨厌的身影完全消失。

一边发泄着心里上的愤怒,他的口中还在不停的叨念着“可恶,可恶,你给我消失,消失!”他的声音时大时xiǎo,时而急促时而缓慢,但是无论如何,他言语之中那股愤怒之意都是不可忽视的。

对面的男孩儿看着在这边不断发狂的王桢,眉宇之间掠过一丝的愁绪,他疾步向着正在发狂的王桢走去,刚刚到身边,右手边轻轻一掌拍在了王桢的额头之上,轻声低诉道“醒醒吧,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不多,你算是一个,我是在不想我那为数不多的朋友就这样下去。”语气之中流露着数不尽的无奈与伤感。

听着对方的话,王桢有些疑惑,朋友?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位朋友,哈哈,就算是真正的朋友不也都死在了我的刀下吗。

突然,处于疯狂之中的王桢灵机一动:我感受到了他的存在!对,此时的王桢却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因为男孩儿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之上,一股凉爽之感正在从自己的额头之上不断的向全身蔓延。

想到这里,王桢丢掉了手中的长刀,他知道,如果此时挥动长刀的的话绝对会引起对方的警觉,相反在此刻丢掉长刀绝对会使对方放松警惕。眨眼之间,王桢找准时机,趁着对方的嘴角刚刚浮起一抹微笑之时,他的右拳猛然挥出

苍生可逆  第122章-醒来 上

,直击对方的心房。

只听得‘轰’的一声响,在攻击对方这么多次之后,王桢终于成功的攻击到了对方的身体。可是这一拳命中目标又怎样呢,只见对方承受住王桢的一拳之后没有丝毫的反应,整个人的身体宛如一座大山一样没有被撼动分毫,不仅如此,就连他嘴角边刚刚浮起的那一抹微笑都没有要退去的意思。男孩儿依然如初的站在那里,右手放在王桢的额头之上。

还来不及王桢反应,男孩儿展开了新的动作,只见他左手高高的抬起,随后拍在了王桢的天灵之上,随后抬起再拍下,如此反复,连续拍出了三十六掌。看上去男孩儿并没有使用多少力气,但每一掌落下都伴随着一声闷响,每一掌落下,王桢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脑海内的一切都在疯狂的颤动。

接连三十六掌拍完之后,王桢感觉自己所有的记忆全部都混在了一起,不仅如此,许许多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似乎被强加了进来,然而那记忆却也并不陌生,因为每一段画面之中的主人公,正是自己在铜镜中看到的自己。

他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记忆片段,发现脑海之中的一切记忆在八岁那年发生了一个分流,也就是説仿佛有两个王桢一样,其中的一段分流就是他所经历过一直到现在的那段记忆,那是一直存在的。而另一段的分流就是目前刚刚产生于王桢的脑海之中的,对于这一段记忆,他很陌生,但是在陌生之余他又感到十分的亲切,更确切的説是十分的向往,十分的憧憬。

他看到自己一家子人再加上吕策坐在饭桌之上,十分开心的聊着一些话题……

他看到自己和吕策跪在吕策父亲念星身前,似乎在进行着拜师的仪式……

他看到一个长相怪异,满头红发的男子正抓住他和吕策在朝着什么地方赶去……

他看到念星和那个刚刚抓住自己和吕策的人在战斗,战斗的场面十分的激烈,往日里只会酒中求醉的念星居然是一名十分强大的武者……

他看到念星与那个怪异男子的身后都浮现出一副巨大的巨兽虚影,两只巨兽隔空而对,似乎它们之间也在展开着一场争斗……

他看到一个长相憨厚的男子正在向他询问着什么,满脸都是严肃的神情……

他看到在一间不大的xiǎo屋之中,一位老者满脸笑容的老者塞给了自己一个淡蓝色的手链,随后老者身边的两人也都一人塞给了他一样东西,一把碧绿色的匕首,一个蓝色的珠子。尤其是那一把匕首,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他装在身上……

朔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朔州好的妇科医院
朔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朔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朔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