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狱宰仙穹 第0034章:各方异动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3:30

狱宰仙穹 第0034章:各方异动

简府,待客厅。

“哈哈……”随着一声爽朗大笑,简天心从后门拐出来,向着古钰渊拱手说道:“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见过简大人。”古钰渊忙起身回礼,说道:“今日,钰渊冒昧来访,还望大人见谅。”

“见外了,不是?”简天心大笑,随后来到主位坐下,问道:“不知古大人今日前来,有何指教?”简天心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不敢不敢,大人言重了。下官是有事向大人求证,还望简大人不吝赐教。”古钰渊再度一礼,说道。

“不知何事?”简天心豪爽的承诺道:“只要本官知晓,定如实相告。”

“那钰渊就先行谢过。”古钰渊再度一礼,表示感谢。

简天心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继而看着古钰渊等待下文。

“逆命子一事,想必简大人知晓。”古钰渊问道。

“此事,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本官岂能不知?”简天心点头,表示知晓。

“难道你要询问逆命子的事情?”简天心问道。

“确实如此。”古钰渊点头承认,行了一礼,“还望简大人不吝赐教。”

“我也知之不多。”简天心摇了摇头,问道:“不知道古大人想知道什么?”

“逆命子的修为。”古钰渊道。

“这,这本官委实不知啊!”简天心一脸歉意。

“不知?”古钰渊疑惑。

“怎么,古大人不信?”简天心不悦,冷冷的问道。

“并非不信,而是疑惑不解。”古钰渊忙解释道。

“本官不知,这很令你疑惑吗?”简天心神色渐冷,质问道:“还是说古大人以为本官欺你呢?”

“今日祭天阁所发生那事,难道简大人不知?”古钰渊若有所指。

“那事?什么事?”简天心冷哼了一声,道:“本官必须知道吗?”

古钰渊恍然,看来简郝俊未将那事告知他。

“不知令公子可在?”古钰渊问道。

“找犬儿,作何?”简天心心生疑惑。

“令公子与逆命子交过手,他当知晓逆命子深浅。”古钰渊解释道。

“什么?”简天心震惊,忙问道:“古大人你是说犬子与逆命子交过手?”

古钰渊肯定的点了点头。

简天心回想起自己教训简郝俊的那一幕,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简郝俊的无辜,与自己的蛮横,一一在简天心脑海盘旋不休

狱宰仙穹  第0034章:各方异动

令他神色变化莫测,似悔、似臊,极为复杂。

“简大人,简大人。”古钰渊打断了简天心的回忆:“不知可否劳烦令公子为在下解惑?”

“来人,去把简剑唤来。”简天心没脸叫简郝俊,于是便差人去唤简剑。

“是,阁主。”门外有侍卫应诺。

片刻后,简剑步履蹒跚的走了进来。

“拜见阁主。”微微躬身拜见简天心。随后有向着古钰渊行了一礼,道:“见过古大人。”

“你受伤了?”简天心惊异不定。

“阁主恕罪,本该第一时间禀报阁主。”简剑解释道:“但属下身受重伤,故而……”

简天心摆了摆手,他没心思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直接问道:“到底发了什么事情?”

“少主今日去祭天阁,被逆命子羞辱。属下欲要找回公道,但属下惭愧,不仅未能雪耻少主之仇,反而被那逆命子重击受伤。”简剑一脸愧疚。

“那逆命子是何修为?”古钰渊插眼问道。

简剑冷冷的看了古钰渊一眼,未回答。

“这是古大人,照说无妨。”简天心说道。

“属下惭愧,未能探得逆命子深浅。”闻言,简剑一脸愧疚的说道。

“什么?”简天心惊讶。

别人也许不知简剑底细,但简天心却再清楚不过。简剑具有铸世巅峰修为,可封贤人。此刻,简剑竟然说未能探得逆命子深浅,简天心不禁大为惊讶。

“属下瞬间便被镇压,继而被扔了出来,连他是怎么出手的都未能看清楚。”简剑深深的低下头颅,说道。

“你先下去,好生休养。”简天心摆了摆手,让简剑退下。

继而,简天心回过头看向古钰渊道:“古大人,本官恐怕无法给你更多的信息了。”

顿了顿,简天心接着说道:“如其他事情,古大人,你请回吧!”简天心心情糟糕,没心思与古钰渊交谈,直接送客。

“多谢简大人,这些信息足矣。”古钰渊表示感谢,行了一礼,告辞道:“多有打扰,下官就此告辞。”

“不送!”简天心冷淡的说道。

古钰渊微微一笑,也不在意。此行,古钰已达到了目的,心满意足的带着古荣离开了简府。

“公子,现在去祭天阁?”古荣问道。

“不,待晚上再去,此刻人多眼杂。”古钰渊摇了摇头,吩咐道:“阿福,回府。”

“驾!”

在阿福的驱赶下,龙马拉着马车奔驰而去。

……

与之同时,九重天,第九天,凤寝阁。

“陛下,当真要如此做吗?”幽无影似有顾忌。

“当然。”凤如凰展颜一笑,道:“既然你推测逆命子当有圣人境界,那么他所图必然不小。如果他的确是为了扬名,那银魔必是最佳人选。”

“可是……”幽无影迟疑。

“勿须多言。”凤如凰强势打断幽无影的迟疑,道:“照办即可。”

“遵命!”幽无影躬身领命。

“去吧,朕今晚就要个结果。”凤如凰摆了摆手,让幽无影退下。

……

祭天阁,祭坛顶端。

牧童羽百无聊赖,与纪毓有一言没一言聊着。

“纪毓,你哪里人啊?”牧童羽问道。

“神师,小女子自小被卖入妓院,不知是哪里人。”纪毓略显伤感。

“这样啊,真够可怜。”牧童羽感叹着。

半晌后,牧童羽又似安慰的说道:“以后,祭天阁就是你的家,不要拘束。”

“谢过神师。”纪毓一礼,致谢道。

“要不,你以后就跟随在我身边吧?”牧童羽又试探着问道。

“求之不得!”纪毓打蛇随棍上,惊喜的回答道。

“……”

见此,牧童羽无言,似乎自己有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时间就在牧童羽与纪毓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慢慢流逝,日头渐渐落下。天色渐晚。但祭天阁下的人流却未有丝毫减少,反而随着事件发酵,一传十、十传百,以讹传讹,渐渐变了味道,愈发夸张,给祭天阁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使得整个古凤皇朝都为之轰动。

从古凤皇朝疆域各处的人群仿若溪流汇聚入海一般,从各处向着帝都祭天阁汇聚。

“啊,这名气太大似乎也是一种麻烦啊!”牧童羽不无嘚瑟的感叹着,旋即又吩咐道:“纪毓,你去通知下,今日打烊收工了,让他们明日再来。”

“噗嗤!”闻言,纪毓抿嘴一笑,莲步轻迈,踏下了祭坛,去通知打烊。

PS:感谢印象天使、喜欢黑却怕夜的黑打赏。新人需要大家支持,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诚邀加群,群号:

广安癫痫病医院费用
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广安好的癫痫病医院
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广安治疗癫痫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