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臭美天君 第二十六章 两个老油条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4:02

臭美天君 第二十六章 两个老油条

一大早,鱼无邪的寝宫就嘈杂起来,门外两个争执不休的声音把整个寝宫都闹得不可开交。

曹总管和邱仲幄两个人急红了眼,相互争执,扯着自己的大嗓门在院里骂街,两人口水翻天,就连院子里桂花树上的鸟儿也闭了嘴,不敢打扰这两个疯狗一样的人族。

“臭小子!老夫好歹比你年长二十岁,你竟然说我是老淫棍!今日我非得找殿下评评理,看看到底谁是淫棍!!”

邱仲幄吹胡子瞪眼,老脸已经憋得比关公还要红润,破口大骂:“你个混蛋终日在青楼流连忘返,竟然还有脸说我,你可知道我去青楼就是为了找你!?没想到你恶人先告状,污蔑我!真是庶子尔!”

他说话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底气,却把自己愤怒的心情表演到极致的,心里捏了一把冷汗,暗道:“没想到老夫难得去一次青楼就被这个混账看见,这事死活不能承认,不然殿下非得扣我俸禄不成!”

一想到自己刚退休还能拿俸禄,而且还是世袭,邱仲幄就忍不住想笑,觉得自己几十年为云梦国社稷的驱驰没有白费,这一高兴他就觉得想要发泄一下,原本打算青楼好好玩几天的,没想到才去一天就一大早的遇到了曹总管,真是让他又惊又怒。

在和曹总管谈笑之间,不知道说错了什么

,惹得曹总管硬生生说他是一个老淫棍,这下好了,原本嬉皮笑脸的两人撕破了脸,吵吵闹闹的来到鱼无邪的寝宫,想找他评理。

而此时的鱼无邪还在床上睡大觉,听见外面好像拖拉机一样的嘈杂声,不由气愤得紧皱眉头,软踏踏的从床上爬起来,愤怒的冲出自己的房间,看都没看来人是谁就破口大骂。

“我去你们俩个大爷的!没事跑到本王寝宫来瞎嚷嚷什么,是你们痔疮犯了还是口腔溃疡啊!?你们两个是吃了火药啊!吵吵吵!本王的清梦都被你们打扰了!哈!该死!”

他含糊的打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眼前模糊的人影也渐渐清晰,这一下可让他大跌眼镜,差点给跪了。

丘公!!?曹总管!?

这两个人的突然出现让他一时间想了很多,想到前天去青楼的事情,想到这两人家伙在青楼抢女人的事情,想到这两个家伙深入了解的事情,无论是哪件事情,鱼无邪都有些害怕!

他看着邱仲幄,心中一紧,赶紧把头转账一边深呼吸几口气,暗道:“完了完了!这个老家伙突然来找我,莫非是要骂我!?他从前担任的可是谏官和言官,那可是专门骂王公贵族的,他莫不是发现我去青楼的事情!?”

鱼无邪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赶紧给正在气头上的曹总管使了个眼色,却不了曹总管根本不搭理他,正和邱仲幄吵得津津有味。

“咳!咳咳!两位,刚才本王还以为是东风和西河呢,这两个臭小子近来总是吵架,惹得本王头疼,这才破口大骂!本王骂的是东风、西河,不是两位,你们两个还是冷静一下,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鱼无邪皮笑肉不笑,他实在是怕自己去青楼的事情败露,如此一来他在百姓眼中的伟岸形象就不复存在了。

“那个…嘿嘿,殿下!昨日微臣去青楼瞎逛,遇见了丘公,他老人家厉害的很,正和三个姑娘快活,出手也是阔绰,赏钱都是十两银子!”

曹总管酒气沉沉,说话间一股酒丑冒出,他的表情冷冽,义正言辞的批斗邱仲幄:“帝国有过规定,若是官员去青楼厮混,那可是要扣俸禄的,丘公虽然已经退休,但依旧领着朝廷的俸禄,这件事也要按规矩来办,请陛下扣他俸禄!”

他一脸的阴险,低头拱手施礼,还打了一个酒嗝。

“确有此事!?”

鱼无邪强忍着心里的担忧,面不改色的说道:“丘公,你是两朝元老,你自己说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若是假的!本王定要处置这曹总管!”

他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说漏嘴让邱仲幄知道他也去过青楼的事情,所以他才直接问邱仲幄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把话题点引向邱仲幄去没有去青楼。

听见鱼无邪的问话,邱仲幄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老臣没去过!”

他看了一下鱼无邪,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怀疑,这才松了一口气,冷冷刮了曹总管一眼,心想:“你个混账还想整我!我死活不承认,殿下也会因为我年事已高不会追究,哼!”

他心里窃喜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鱼无邪的眼皮跳了几下,而且表情也在那一刻僵硬了。

这个老家伙!估计是几十年没洗脸,脸皮真厚!

鱼无邪实在没想到邱仲幄这么爽快,就是不承认,这可让他哭笑不得,不由看了一眼曹总管,故意责问道:“曹总管!丘公说他没有去青楼,你竟然敢污蔑两朝元老,本王扣你一年的俸禄!”

他眼睛转了转,很是严肃的瞪了曹总管一眼,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邱仲幄,安慰道:“丘公不必多说,曹总管身为朝廷官员,竟然敢去青楼鬼混,真是败坏朝纲,我会严惩他的,丘公放心!”

邱仲幄问言一惊,心里有些愧疚,但是为了他的名声和俸禄,他也是一脸深恶痛疾,仿佛对这件事也是很悲哀一样,指着曹总管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

曹总管冷冷一笑,赶紧跪地求饶,说道:“殿下!此事千真万确!微臣真的亲眼目睹丘公在青楼潇洒,那青楼名叫卖身不卖艺,污秽得很,陛下若是不信,可以问问青楼的老鸨!”

他刚才读懂了鱼无邪的眼神,心里暗喜,再次补刀:“殿下可记得你赐给丘公的那颗夜明珠,他老人家可是厉害,竟然把那颗夜明珠送给了青楼里的姑娘,他老人家耳根子软,被那些温香软玉的姑娘吹了吹耳旁风,就是裤腰带他也送啊!”

完了!

邱仲幄面如死灰,他没想到曹总管连这个事情都知道,他昨日玩得快活,一高兴就把身上的夜明珠送给了服侍他的那个丫头,这下可好了,被曹总管拿来说事,他心里觉得忐忑不安,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殿下!曹总管血口喷人,老臣的夜明珠被贼人所盗,怕是那贼人去青楼快活,曹总管看走了眼,误以为是老臣在青楼里厮混,这才口出此言!殿下,你可要相信老臣啊!”

他简直是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表情非常的严肃,恶狠狠的看着曹总管,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和冤屈。

这个老家伙!!

鱼无邪深吸一口气,被今日所见硬生生拉低了三观,他看着邱仲幄,实在是提不起气来,不由皱眉道:“好了!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追究青楼的事情了,不过邱仲幄!你个老家伙竟然弄丢本王赐给你的夜明珠,你可知道那是先王赏给我的!!”

他实在不想继续讨论青楼的话题,所以退让一步,给邱仲幄一个台阶,给自己一个台阶,他虽然笑容满面,心里却是暗骂:“这个老头怎么就这么无耻呢!草!本王明明亲眼看见他去青楼的,他还死活不承认……”

若不是担心他自己去青楼的事情败露,鱼无邪是绝不会追究到底的,毕竟傻子也看得出来邱仲幄内心有愧,整个过程邱仲幄的脸都是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明眼人谁看不出来,他不揭穿也是为了给自己和曹总管留一条后路,不想闹得那么僵。

“老臣知罪!”

邱仲幄松了一口气,心里还觉得侥幸,心想:“殿下果然明白事理,念在我年事已高,对青楼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后若是谁敢说殿下的坏话,我非得问候他祖宗十八代!”

他突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安静的等待着鱼无邪的惩罚,心里却释怀很多,毕竟和去青楼的罪证比起来,丢失夜明珠的事情要小得多。

鱼无邪心中一喜,怒不可遏的训斥道:“大胆!先王赐给本王的夜明珠你也敢弄丢!来人!嗯!?来人啊!!!”

他扯着嗓门吼了半天才见到一个侍卫过来,静静的看着她和另外两个人,这货竟然强忍着不笑,低着头等待鱼无邪的吩咐。

这货是听见什么了吧!?

鱼无邪看了那侍卫一眼,发现这货竟然想笑,不由咳嗽一声:“咳咳!邱仲幄丢失御赐夜明珠,俸禄从此减半以充国库,丘公,你可有怨言?”

一旁的侍卫得令,直接点头一拜,下去传接鱼无邪的命令,把这个消息传到牛户口耳朵里,如此一来,邱仲幄的俸禄就会减半了。

此时邱仲幄的心心里已经炸开了锅:“怨言!!?我他娘的能有什么怨言,好歹你还给老夫留了一半,不然老夫真不知道到哪儿哭去!”

“臣不敢!殿下英明!”

他点头接受这个处罚,随后又起身行礼,说道:“微臣家中尚有小事,若是殿下没有其他吩咐,臣先告退!”

鱼无邪问言一笑:“既然如此,丘公请回,本王还要好好和曹总管算账!!”

邱仲幄一愣,心里乐开了花,富有深意的看了曹总管一眼,一脸笑意的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着曹总管就是一阵讥讽。

这个老家伙!

鱼无邪实在无语,看着邱仲幄离去的背影,真不知道这个两朝元老到底多么不要脸皮,被扣了一半的俸禄竟然还有脸去讥讽别人,真是够了。

他回头看着曹总管,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骂道:“你真是让我说什么好,没钱还不赶紧勒紧裤腰带,你在青楼快活,那老鸨没为难你!?”

曹总管会心一笑,点头道:“没有!她收了殿下一万两黄金,那还不乐开花,就连我都吃惊,殿下竟然会以一万两黄金去为那个女子赎身,实在是太多了!”

一万两黄金的确很多,整个云梦国百姓的评论年收入也不过一两黄金,按照税收来算,一个百姓一年需要赋税一两银子,国库一年的收入也就二十万两黄金,拿出一万两去买一个青楼女子,的确有些奢侈。

“呵呵!无妨!老鸨会送回来的,而且还会多给本王一些!”

鱼无邪冷冷笑道:“这几天你都去青楼,我派人过去抓你,给她闹闹,她自然就会给我们送银子来,一万两黄金而已,闹几天,她多的都会给我们!”

问言,曹总管眼前一亮,觉得鱼无邪真是一个妙人,想到的计策也是“妙计”啊!

(未完待续)

惠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遂宁治疗宫颈炎医院
漳州妇科
惠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遂宁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