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魔武至尊 第93章 收徒大会

发布时间:2020-02-14 20:42:08

魔武至尊 第93章 收徒大会

梦灵儿、苗森和苗琴两兄妹也目露奇光的打量着下方的虎头马,感觉这匹虎头马外形格外神骏,虽然不像他们的风雷虎能展翅飞行,但下方的这匹虎头马却能口吐人言,显然灵智要比他们的风雷虎高出许多。

丁川看着虎头马仔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也不禁苦笑道:“我当初不让你跟着我去天荡神山就是因为那里危险重重,连我都差diǎn死在那里……”

马仔闻言,虎脸上的怒气渐消,听到后来暴跳如雷大吼道:“那帮混蛋竟敢这么欺压你,走,你骑着我踏平他们。”

“哈哈哈,这可是你説的。”丁川从飞虎背上一个旋身冲了下来轻飘飘的落在了马仔身上,马仔顿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他们一路西行而去,在距离竹剑轩五十余里的时候

,丁川将梦灵儿托付给苗家兄妹后拜别离一人一骑独自离去,此地已经离龙狱宫不远了,他心中情绪低落,自然要回到当年的龙狱宫看看。

十万黑色大山如龙蛰伏蜿行,路过一道山口时,丁川停了下来,看着山口前一片寸草不生的千里荒野,这片荒野大地都成了紫褐色,犹如风干已久的血迹,在薄薄的细砂下依稀能看到一具具横七竖八的白骨,让人触目惊心,他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曾经雨墨叔叔为了保护他在这里浴血大战十方群雄,大戟横扫八方,将这里变成了一片血染的修罗地,一阵山风吹来,这里显得更加阴气森森。

虎头马仔也被这里的惨淡情景激的浑身汗毛炸立,它有些吃惊道;“吼……这里的枯骨真多啊!如同一片乱葬岗一般,太惨烈了。”

之后一人一骑再次上路,一路向西行去,丁川按着儿时的记忆在寻找当年的龙狱宫方位遗址,五日后当他看到昔日的龙狱宫时震惊到无以复加。

在他面前一道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当年这里是一排排连绵的宫殿,浩大的神城,如今早已时过境迁,沧海剧变。

曾经的龙狱宫旧地化为了万丈深渊,这令丁川那低落的心情直降冰diǎn,他颓然的坐在一片碎石上,儿时的一幕幕温馨场面在脑海翻腾,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承载着他甜蜜的回忆……

然而一切都在那天破灭了,遮天蔽日的乌云中,探出了一只山岳大的利爪,山崩地裂,将龙狱宫的天衍大阵都撕碎了,四面八方涌起数股血气通天的强者气息扑向龙狱宫,一场惨烈血腥的屠杀就此上演……丁川心中涌起无限悲意,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性子比较活跃的马仔此时也看出了丁川不寻常的状况,变得格外安分起来,它来到万丈悬崖边往下方探去,一股惨烈阴森的气息猛灌上来,吓的它蹬蹬蹬倒退了十几米,如果説之前那片荒野如同乱葬岗,那这道万丈深渊就如同一个万人坑,飘荡在空间中的阴气和怨气要比乱葬岗更加惨烈百倍。

一时间丁川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中,无数的负面情绪一下子爆发开来,如潮水汹涌将他淹没,他面如死灰仰躺在地,一动不动的安静躺在那里,仿佛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忽然丁川那蕴满泪水的双眼中爆发出半丈长的金光,他弹射而起,手持一把长刀身化一道光影冲向了一片茂盛的荒草中。

“噗噗!”“啊……”

两声闷响伴随着一股血浪从荒草中喷涌而出,雪亮的刀光没入了其中一人的脖颈,鲜血狂涌,死于非命,丁川反手一刀,一道璀璨的刀芒贯入另一人的肩膀,将对方的琵琶骨都震碎了。

“説,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里窥视?”丁川长刀斜指向一个黑衣男子,冰冷的刀气在对方面前吞吐不定,黑衣男子面现惊恐,浑身都被同伴的鲜血染透了。

“少,少侠饶命,我等无意冒犯,还请高抬贵手,放我一命……”

“噗!”

没等对方将话説完,丁川手起刀落,对方的一条臂膀被其斩了下来,腥红的鲜血喷溅而出,如一片喷泉将周遭的荒草都染红了,那名黑衣男子痛嚎出声,剧烈的断臂之痛险些让他疼昏过去。

此刻的丁川冷酷、无情,如同一个地狱使者,在他黑亮的瞳孔中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这两人行踪可疑,绝不可能是偶然经过,试想谁平白无故在一片阴森森的魔土长久逗留,在丁川刚一踏足此地的时候,他就有种莫名的直觉,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暗中窥视着。

在黑衣男子痛苦翻滚的时候,丁川手中的长刀斜指向下,冰冷的刀锋贴上了对方的脖颈,如死神的镰刀般准备开始收割生命,那痛苦翻滚的黑衣男子顿时生生止住了痛嚎声,豆大的汗粒从他额头上淌落下来。

“我説,我説,我们是万魔窟的外门弟子,蹲守此地查找那个魔宫少主的行踪,并非有意针对少侠……”

丁川那俊朗的面容上带上了一丝残忍的笑容,低沉道:“我就是你口中的魔宫少主。”

黑衣男子一听露出满脸惊惧,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雪亮的刀锋便滑过了他的咽喉,一道血线出现在他脖子上,鲜血喷涌而出,他想要大喊出声却如鲠在喉,鲜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口鼻涌了出来,一息后,他的身体不再挣扎,开始变得冰冷僵硬。

“万魔窟……”

丁川那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片寒光,手中的长刀飞舞,面前的两具死尸在一瞬间被浩瀚的刀芒劈成了一片血雾。

纵使君临天下山河坐拥,也抵不过荒碑坟头草立,大敌不死,血恨难消。

丁川收拾起低落的心情,骑上虎头马离开了龙狱宫旧地,夕阳如血,在地上拖出斜长的影子,丁川极目远眺,抚摸着冰冷的刀锋,恨声道:“我要大战万魔,踏平魔窟……”

平遥镇,坐落在西川大陆中部的一个古老xiǎo镇,长二十余里,宽十几里,人口能有四千多,这座古老的xiǎo镇的繁华更盛往昔,来来往往的贩夫走卒络绎不绝,不少身背长剑,腰跨宝刀的修士也在人群中出没,七年前万魔窟曾在这里设下一个据diǎn,广招天下奇才,罗四方猛士加入万魔窟,短短七年下来,万魔窟的一个据diǎn就能为平遥镇上的第一大势力,连当地势力九婴会都被万魔窟收在了麾下,万魔窟的威名越来越盛,风光一时无两。

此时又到了万魔窟广招天下门徒的时候,平遥镇上人声鼎沸,散修士都蜂拥向平遥镇中央广场,连寻常的老百姓都跟着看热闹去了,在他们眼里这些能白日飞天的人物是活神仙般的存在,这样的修士盛会更是难得一见,有些寻常百姓拉着自己的孩子都去了,希望能被仙师看中带去修仙,光宗耀祖。

为了不招人注意,丁川换下了一身兽皮衣服,在平遥镇的一家裁缝店买了套寻常的黑色衣衫穿在身上,然后又弄了一大块布料蒙在了马仔的虎头上,只露出两只虎眼,这样从外表看来和寻常的马匹没什么区别。

来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xiǎo镇,丁川也是感慨万千,依稀记得当初自己衣衫褴褛来到xiǎo镇上还和一帮孩子打过一架,当时年幼无知,拿着九华神朝公主与他的定情信物九环灵佩在烟花之地换了顿饭吃,想到这里他的唇角不禁带上一丝自嘲。

一阵喧嚣的喝彩声和兵器碰撞声传了过来,好奇心的驱使下,丁川牵着虎头马走了过去,诺大的中央广场上搭起一个三丈高的擂台,一黑一白两个十几岁的年轻修士在擂台上拼斗正酣,引得场下一阵雷鸣喝彩。

擂台上坐着七八位身穿魔纹图案的中年人,目光似冷电的观察着场内的拼斗,在擂台东西两个方位竖着两杆黑色的大旗,当看清大旗上的图案和文字时,丁川那本来温和的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东面黑色的大旗面上书:万魔窟收徒盛会,西面的大旗上书:抬手灭龙宫舍我其谁!

丁川的脸色阴沉无比,这龙宫定然是指的龙狱宫,当年万魔窟参与了覆灭龙狱宫的大战,而今更是招摇过市,以龙狱宫来立威,试想一个能灭了当时第一大魔宫的门派该是何等的威风,只这一件事就能让万魔窟威名远播,让天下间的修士趋之若鹜,挤破头皮也想拜在万魔窟门下学艺。

丁川一人一马走到人群边缘的时候,擂台上的打斗已经接近了尾声,擂台上的黑衣男子实力更胜一筹,刚猛的一剑将白衣男子扫成重伤倒地不起,而后黑衣男子向对手抱拳称让。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刚才重伤倒地的白衣青年趁对方不备,一剑将抱拳的黑衣男子穿了个透心凉。

“哗!”

下方的观战者一片大哗,纷纷指责白衣男子卑鄙无耻行径,使用阴招取胜还夺人性命,一时间骂声四起,臭鸡蛋烂菜叶都扔了上去。

“杀得好。”

一声突兀的喝彩声响起,显得格外刺耳,看台上的一位万魔窟的主事人长身而起,非但没有责怪白衣男子的意思,反而大加赞赏,他双目泛着冷光扫过下方气愤的观战者,一股强者威压席卷下来将喧闹的场面压了下来,一时间下方数千观战者噤若寒蝉。

“对待敌人一定要不择手段,不能有丝毫的心慈手软,就像除灭第一大魔宫龙狱宫一样,以雷霆万钧之力杀魔众,以秋风扫落叶之势除余孽,这样的人才才是我万魔窟的择徒标准,我万魔窟不收那些妇人之仁的软弱之徒。”

下方的人群中再次喧闹起来,没想到万魔窟挑选门人的规矩这么残酷,每一场比试都是生死之战,必须有一个人永久的躺下来成全另一个人的前程。

下方的丁川脸色阴沉的可怕,刚才那名万魔窟的主事人所説的一字字、一句句都如刀子般在剜他的心,一股滔天的怒火在汹涌燃烧,他一跃而起上了擂台。

万魔窟的那名主事人看了看闯上擂台的年轻人,只见他长眉紧锁,眼中充斥着无边的唳气,此时的丁川宛若一个大恶之徒,浓烈的黑煞在其身上缭绕。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开口道:“年轻人你也是来参加我万魔窟的弟子选拔赛嘛?”

“我来参加灭魔选拔赛。”丁川那冰冷无情的话清晰的传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