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破碎命盘第一百九十章暗处风波

发布时间:2020-01-24 22:31:31

破碎命盘 第一百九十章 暗处风波

“大师如今在何方?”天鹤问道。

“在甘枣山以南近千里的一个山洞内,不过如今大师已经离开那里了,不知道去向了何处。”

天鹤沉默了一会儿,将《腾空术》递给龙渊,说道:“它就交给你了。”

“这怎么行,这是你师父交给你的啊。”龙渊道。

“它是个担子,是份救赎,压的我们三代人的头上。必须要还的。”

“那也应该交还给大师吧。”龙渊道。

天鹤摇摇头,道:“大师既然把《舞空术》传给了你,这《腾空术》再交给大师也没用。日后你如果遇见大师,还请代我师祖向他老人家道一声歉。”

“你也学过舞空术,这上半部你不想看看吗?”

“我是为了生存才学的舞空术,它不属于我们,我研习它已经是不该了。”

龙渊见天鹤坚持,便收下了《腾空术》,随后说道:“再遇见大师我会说明的。”

“我们宗派有别,也没有多少话好说,就此拜别了。”天鹤道。

“你们还要向别的马贼贩卖武器?”龙渊问道。

天鹤轻轻一笑,道:“我跟你不同,你们龙胤流在世间扬名,你的师父凌掌门为武门道系景仰。我却不同,我的宗门已经没落到只剩下我和阿娇。我们想要恢复宗门荣光必须依靠自己,而我们的能力所及,只有贩卖武器而已。”

龙渊若有所思,也不再多说。

阿娇搀着天鹤站起,对龙渊道:“大哥,再见。”

天鹤也道:“后会有期。”

龙渊抱拳回礼,道:“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阿娇与天鹤离去后,龙渊在张狂身上翻了一通,取回了自己的《舞空术》,又得到了一部卷轴、一本书册还有一张鹊山图。

卷轴记录的是张狂修练的避役诀,垂世上乘武功,书册也是一部同级的武功,武器奥秘。至于鹊山图,龙渊在火光下端详了片刻,一时没有发现什么什么线索,便收了起来,准备交还给小芸后,回到洁彩坊再借来研究。

将两本功法与图收好后,龙渊便把自己默写的龙生九子放于火盆中烧了,油将黑刀和黑剑捡起别在腰间。这两把武器天鹤与阿娇并没有收走,他们见龙渊之前没有护身的武器,便送给了龙渊。

龙渊走到怜幽身旁,将其抱起。此时怜幽已经浑身冰凉,没有了一丝柔软。

天已经微微亮。

土室中。

“小姐,龙渊大哥怎么还没回来啊,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馨儿急道。

小芸也是紧蹙蛾眉,贝齿紧咬朱唇,道:“再等等吧。”

“要是他有了什么事,我……我也不活了。”馨儿紧张的直掰葱指。

吱呀!

竹舍的门被人开启。

两个少女一怔,紧张的不敢大声喘气。

“这脚步声,是龙渊大哥回来了。”馨儿大喜道,连忙走上土梯,推开了厨房的地板。

“龙渊大哥!”馨儿连忙跑了过去,小芸也紧随其后。天色迷蒙,两个少女走近了才发现龙渊一身的血迹和伤口。

小芸惊得玉手捂住小嘴,馨儿则是直接变得泪眼朦胧。

怎么伤成这样啊?若是平常人,早就殒命了。

龙渊勉力对着二人笑笑,笑容里尽是疲惫。

“没事了。”龙渊道。

“她……”小芸目光停在了龙渊的怀里没有了一丝生气的女子身上。

“一个可怜的人,我救了她,她也救了我,我要带她离开这里。”

“那这里呢?”小芸问道。

“过几日,一把火烧了吧。”龙渊回应。

“你们介意她睡在这里吗?”龙渊看了看怀中的怜幽,征询小芸和馨儿的意见。

“可怜的一个女孩儿,让她睡在这里吧。恐怕整片山寨也就这里没有罪恶了。”小芸说道。

“龙渊大哥,我们不怕的。”馨儿听龙渊说那个女子救了他,对她有着感激之情。

将一张被褥铺在地上,龙渊让怜幽躺在被子上,又摊开了一张被褥盖在了她冰冷的身体上。

龙渊将身上的尸丹放在怜幽的手里,防止她的尸身腐化,他还得过几日才能离开,身上的伤太重了。

因为重伤,龙渊便先在竹舍养伤。龙门寨的人都死了,龙渊也不需要再演戏了,吃些食物后,他进入了地下的土室歇息,让小芸和馨儿在房里安睡。

“龙渊大哥不跟我们住在一起了。”馨儿捋了捋胸前垂下的辫子,咕唧道。

“女儿家要矜持。”小芸捏了捏馨儿的琼鼻,瞪了她一眼。

龙渊一睡便睡了三日,又休养了七天后觉得身上的伤势没有大碍了,便告诉小芸和馨儿准备离开。

“先去一趟树林吧,你们在此等我回来。”龙渊道。

不久后龙渊提了两个布袋回来,一个布袋沉甸甸的,另一个则渗着少许的血迹。

龙渊将怜幽抱起,四人一道去了树林。到了树林旁,龙渊从一个布袋中取出张狂与朱龙的首级,又将楼阁中所有马贼的首级摆在一处,将楼阁一把火烧了。

熊熊业火里那些脂粉渐渐融化,直至不复存在,一块块菱花镜成了一沱沱铜水。

那些无头的尸首在烈火中渐渐成了焦黑的骨殖,带着无边的罪恶下去了。

“都走了吧。”龙渊对着树林道。

“没能为你们念几遍往生咒,请见谅。”龙渊双手合十轻道。

“对了,这是你家的鹊山图。”龙渊取出一片金色丝帛,上面有黑色染料绘成的一座山脉。

小芸接过鹊山图,轻轻摇摇头,便收了起来,然后他盯着龙渊看了一会儿,小声呢喃道:“真正的鹊山图……”

龙渊没有注意到小芸的表情,将整个寨子都点了火后,他抱着怜幽,与馨儿小芸一道离开,身后的龙门寨已是一片火海。

四个时辰后龙渊一行路过一座芳草芃芃、林木葳蕤的清山。

龙渊问小芸和馨儿道:“你们有未曾穿过的衣物吗?”

小芸从行李中取出一件淡蓝色衣裙递给龙渊,目光中有几分询问的味道。龙渊并没有解释,抱着怜幽独自进了树林。

不多时龙渊来到一块空地上,将怜幽放于地上,神情肃穆的行了一礼,而后他便将怜幽身上的衣衫尽数褪去,换上了那件淡蓝色衣裙。

这是为已死的人祈福,龙渊见过孔先生为亡故的他人换衣入殓。

随后他又将怜幽抱起回到小芸和馨儿所在的地方。

小芸馨儿见到怜幽身上的衣裙,两张俏脸上染上了绯红,龙渊给这个姑娘……换了衣服。

那岂不是说……把这个女子扒光了?

不过两人也没有往歪处想,因为她们知道龙渊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龙渊挖了一个坑将怜幽放进去,一抔抔净土逐渐将其覆盖,之后他又在坟前立了一个木碑。

黑剑一番舞动,在碑上留下几个清秀的字迹。

“愿来生,玲珑心,倾城貌,天生福祉,无哀无恼,到终老。”

龙渊做完这些事长吁口气,忽然感觉一阵倦意袭来,好累。脚下一阵发软,他便倒了下去。

近半年来,龙渊身上的伤势从来没有彻底好过,之前虽然逃到了洁彩坊,但是每日他都吃不饱。来到龙门寨后也不可能暴露他的饭量,那样太引人注意。而为了歼灭那些马贼,龙渊更是费尽了心神,这次伤势未愈他又带小芸和馨儿出来,身体终于扛不住了。

“龙渊大哥。”馨儿失叫声道。

她过去推推龙渊,却不见反应,急道:“小姐他怎么了。”

小芸蹲下身来查看了龙渊的身体,黛眉微蹙道:“他好像是……睡着了。”

馨儿拍拍胸口,舒了口气,道:“吓死我了。”

“馨儿,你看看你,跟一个小媳妇一样。”小芸道。

馨儿嘟嘟嘴,道:“小媳妇有什么不好的,只要他要我,我就跟他。”

“傻丫头。”小芸笑骂道。

“他现在不会要我们的。”小芸随后淡淡地道。

“为什么啊?”馨儿看着小芸,有些不理解,她的龙渊哥哥也到了婚嫁的年龄了,而且心上没有别的姑娘,武门弟子又不是不能与俗世女子结伴。

“他以后不知道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什么意思啊,小姐你说的太深奥了。”

“他这次杀了多少人?”小芸问道。

“龙渊大哥说过那龙门寨好像有七百多人。”

“那他为什么要去杀这些人?”

馨儿想了想,答道:“是为了给他的平阳大哥报仇。”

“这次他杀了这么多的人,并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为了平阳。他的平阳大哥跟他才相识了数月,但的确是真心待他,还每天分给他饭吃。这是一种恩情,为了这种恩情他在没有了气息的情况下还是毅然决然的入了虎穴,最后挖空了心思将这些马贼不留一个。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在做啊,我们两个其实是他的累赘。”小芸的眼中掠过一丝怵意,撇开原因不谈,龙渊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杀人不眨眼了。

“不管原因是什么,那些马贼没有对他造成生命威胁,但他却屠杀了一寨子的俗世人。馨儿,你知道他杀了这么多人,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吗。”

“唔……龙渊大哥受了很多伤。”

小芸轻轻摇摇头,道:“他是武门弟子,不能裁决民间的人,即便是十恶不赦的,武门弟子也只能擒获,交由俗世法度处置。但是这一次他不仅杀了俗世人,还屠灭了一个寨子,这可是犯了武门的大忌,公开与武门为敌啊。”

“那……那以后武门的人会不会为难龙渊大哥啊。”馨儿道。

“我只能祈祷不会。武门弟子不能伤害俗世中人,这连我们都知道。犯了武门的这条戒律,以后的路他会走的很难。”小芸道。

“那我们更应该跟他一起面对啊。那天龙渊大哥抱着我的时候,他的心跳的好快,小姐,我如果向他表明心迹的话,我觉得他会要我的,小姐,你也一样的。”馨儿道。

“这个时候如果他要了我们,以后若是他不服武门制裁,反出武门,我们就是他的牵挂,会成为他的负累,我们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只是两个弱女子。若是他接受制裁,那我们就相当于守活寡了。所以他现在不会要我们的,即便现在我们是最容易走进他心里的女人。”小芸看了看睡着的龙渊,星眸中尽是缱绻温柔,有夹杂着丝缕的感伤。

少顷她又看着馨儿道:“馨儿,我们要帮他,他以后可能会走很难很长的路。”

馨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道:“在我心里我早就是他的人了,哪还有什么帮不帮的。”说着俏脸就像被红纸抹过一样。

“真是越来越不知羞了。”小芸对着馨儿薄嗔。

馨儿嘿嘿一笑。

“不管他以后成了什么样的人,就是变得跟我们一样平庸,我也会跟他的。”馨儿说得很坚决。

小芸看着馨儿,她这个妹妹一样的丫鬟的傻劲儿,有时候挺让她受触动的。

她们都是俗世里的女人,不像江湖儿女那般对男女授受不亲看得那样轻。经历了这样的事,有的人已经在她们的心里,生根了。

成婚、相夫、教子这些事在她们心里本来就有根蒂,如今她们又都是待出阁的年纪,情窦初开的芳华,芳心许人也是正常。

“在这样的韶华里遇到这样一个这样至情至性的男人,真好。而且他未婚,我未嫁。”小芸低声自喃。

“是我们……”馨儿低语着,补充小芸的话,不过声音太小,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想想这次没有被贼人凌辱致死,也多亏了娘亲平日多行善事。平阳的遗愿是为了报答娘的照拂,让他来救我们。进入龙门寨已经是九死一生了,但是他却把我们的安危时刻挂在心上……”

馨儿听到小芸的自语,开口道:“对啊对啊,龙渊大哥一直在保护我们,龙渊大哥最好了。”

“傻馨儿,真是傻到骨子里去了。”

小芸白了馨儿一眼,馨儿对其吐了吐舌头。

“小姐,你说龙渊大哥以后会不会忘了我们啊?”馨儿素手托腮,一脸温柔的看着龙渊。

“不会的,没有人会忘了自己冒死去救过的人。”

馨儿闻言美目一亮,不过很快就被一盆冷水浇下来。

“不忘了我们,不代表忘不了我们,以后我们能不能入了他的眼还不知道呢。”

馨儿低头,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羞怯的看了看龙渊,随后身子往前一倾,吻在了龙渊额头上,刚要抽身时略一犹豫,又将那樱桃向下移了数寸,点在了龙渊的唇上,而后她双手捂住俏脸,脸上温度烫的吓人。

小芸看着一旁的新坟,心道:“为了一个不知姓名的女子封茔立碑,看来我的眼光还不错呢。”

随后她挪步到龙渊身旁,跪坐下来,娇躯前倾,朱唇覆在了龙渊唇上。

馨儿捂嘴,叫道:“啊,小……小姐,你……你……夫人知道了会……”

小芸扬起下巴努努嘴道:“在本小姐身上又摸又揉又掐的,我现在就是来收点利息罢了。”

馨儿闻言捂嘴咯咯轻笑起来,双眼狡黠的看着小芸。

小芸娇嗔道:“馨儿,不许笑。”

“好啦好啦,不笑了。”馨儿道。她双手托腮看着龙渊,不时发出傻笑声,音若环佩伶仃。随后她稍稍将龙渊的头与肩轻轻抬起来,将自己的大腿垫在下面。

“这样龙渊大哥醒来就不会头痛了。”

“小姐。”馨儿唤了小芸一声。

“嗯?”

“我以后叫你姐姐好不好?”馨儿柔声道。

“好啦,妹妹。”小芸过去捏捏馨儿的小脸。

馨儿笑的像个得了糖的小女娃。

霸山上,一行浑身杀气的人站在龙门寨寨口。

“宋队长,已经搜索到了霸山,今日还继续搜索吗?兄弟们都累了。”一个青年对着为首的一人问道。

被称作宋队长的壮汉脸上也有些疲惫,扫视了四周后,他道:“接着搜。”

“队长,我们已经搜寻了四个多月了,还是没有那个龙渊的消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找。宗主得知那个叫龙渊的人没死,气得直接斩断了张鸿队长的左臂。一个多月之后找不到他的踪迹,我们自断手臂回去吧。”宋队长说道。

四个月前,胡恕得知龙渊跳崖的消息,便找了善于推演的修士,得知了龙渊还没死之后,他一怒之下斩了张鸿的左臂。

虽然最后接上了手臂,张鸿也相当于半残了,这次他亲自领队来鹊山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口碑
德化县妇幼保健所
杭州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云南妇科医院那个好
桂林儿童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